為甚麼我在2021年9月認賠中概股

Share:

在過往,我一直是嗶哩嗶哩的忠實股東,它擁有非常強大的飛輪效應、非常優秀的執行團隊以及非常完美的市場跑道,但在那波中概股的殺盤中,卻是異常慘的,儘管虧損嚴重,我最後還是選擇了全數認賠殺出;而近期中國似乎減緩了監管的力道,但只要還是在習近平統治下,投資中國的特殊風險仍然存在,所以我仍然不會進場。

如果這個時候,我們還要依靠那些大資本家作為反帝國主義、反霸權主義的主力、還在迎合美國的奶頭樂戰略,讓我們的青年一代失去強悍和陽剛的雄風,那麼我們不用敵人來打就自己先倒下了,就像當年蘇聯一樣,任國家崩潰、任國家財富被洗劫、任人民陷入深重災難。因此當前我們中國正在發生的這場深刻變革,正是為了應對當前嚴峻而復雜的國際形勢,正是為了應對美國已經開始對中國發動的野蠻而凶猛的攻擊。
-2021年08月29日20:01人民網

中國為甚麼摧毀自己的科技業?

全世界的政府都會以壟斷的理由打擊自己的科技業,例如美國就曾重創自己的微軟、AT&T,但只會摧毀「公司 」,而不會摧毀整個「行業」。

但中國自2021年以來對其科技公司的攻擊似乎要全面得多,這很奇怪,因為在傳統經濟上,傳統製造業的利潤受匯率影響極大,而科技業比起傳統製造業擁有更自由的收入環境,發展科技業能在未來有效降地人民銀行的干預程度,這才能使人民幣真正走向世界舞台。

有趣的是,有些科技公司反而得到了政府的青睞,華為及中芯仍然享有政府的全力支援,政府甚至在人工智慧上投入鉅資中國摧毀的不是科技業,而是B2C面向消費者的互聯網公司。

B2C面向消費者的互聯網公司一直是個賺大錢的行業,FB在2021年就賺了快400億美元,靠著零邊際成本、網路效應、智慧財產權寶庫、強大的品牌價值和差異化的產品,一家FB的收入就抵過整個美國傳統製造業。

在自由市場,我們傾向將利潤與價值連結,這意味著這種消費者軟體為國家創造了巨大的經濟價值。

但中國政府正在用不同的方式來看待它。對他們來說,阿里巴巴或騰訊的利潤並不是來自創新和提供附加價值,而是來自租金。或許是因為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戰略總是利用大量促銷來獲取強大的用戶群後,便開始大幅提高價格,來對大眾課稅。

要重點發展實體經濟,實施創新驅動戰略,推動城鄉區域協調發展、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和發展開放型經濟。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經濟領域的具體應用、實現新時代黨的歷史使命的重大部署;是應對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轉化、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穩步發展的必然要求;是基於我國經濟跨越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關口的迫切需要。
-習近平關於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思想

習近平也有別於其他領導人,讓地方政府把資源投入到他們認為能帶來快速增長的任何事情上,而是試圖將國家的經濟結構引向中央「認為」將為整個國家服務的產業上。

中國的下一步

在冷戰時期,科技的價值取決於戰勝對方的能力。

而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或許因為他個人的野心,想要將科技發展的方向導回冷戰的道路。而在中國改革開放後,越來越多年輕人耽溺於網路、娛樂,甚至發明了躺平之類的名詞,當然會使要與美國爭雄的領導人憂心自己的國家能否長治,或是如同蘇聯轟然倒下。

因此,中國領導人當然不希望中國的工程師和企業家把精力花在花在消費者互聯網上,並認為該行業對地緣政治力量的貢獻太脆弱,無法繼續向它投入資本和高生產力。因此,以經典的中共風格,是時候砸碎了。

中國國策或許已經基本改變,未來將通過發展製造業維持GDP的增長。 因此,「重製造、輕服務」已經成為習近平統治下的基本政策。

而寧德時代或比亞迪這種新製造業龍頭將是最大的受益者。

修昔理德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英語:Thucydides Trap或Thucydides’s Trap)是美國政治學者格雷厄姆·艾利森創造的一個術語,用來描述當新興強國威脅到現有強國的國際霸主地位時導致的一種明顯的戰爭傾向。

弔詭的是,中國此次對科技業的打擊是因為修昔底德陷阱,但正是這個打擊減緩了修昔底德陷阱。

「重製造、輕服務」又「打房」後,中國是在降低自己的資本及生產效率,國力將在短中期內受到重創,這將連帶造成內需萎縮,而外資撤出的狀況將在中美利率倒掛下更加嚴重。

中美利差倒掛日趨過大

近期中國似乎發現了經濟惡化的結果,而減緩了對科技業的監管,但在習近平統治下,這當然只是「暫時」的。

雖然,中國的經濟崩潰對台灣是好事;但相反地,這可能造成獨裁者的困獸之鬥,身為中國鄰國的我們,不可不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