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債券市場遭遇滑鐵盧

Share:

在美聯儲加息縮表的大環境下,債券市場的波動性也在劇烈放大:
歷史性的投機性空頭頭寸的平倉導致了債券收益率的急劇下降,隨著美國國債收益率上漲 11–16 個基點,而長債收益率將持續走高。

在過去十年中,僅僅只有6 次30 年期債券收益率的漲幅超過今天的漲幅:前 3名都處於2020年3月市場暴跌時期(疫情爆發),這迫使美聯儲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進行激烈的市場干預,第四名是2016 年總統大選後的第二天,第五次是在 2013 年 7 月 4 日假期前後流動性低的周五。第六次是在 2015 年 12 月,當時歐洲央行令市場對額外的經濟刺激預期感到失望。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債券市場的現狀
首先,如今債券收益率呈現如此陡峭的狀態並非合理。在較長的周期裡,當美聯儲采取激烈行動時,債券曲線往往會反向運動。並隨著收益率上升而逐漸變平,反之亦然。

最終的結果是,曲線與市場對美聯儲的預期完全脫鉤:在過去 6 個月中,2 年期國債收益率解釋了 5s/30s 曲線中約 93% 的變化,此時曲線出現大約14 個基點的向下調整(圖表 2)。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債券市場的現狀?

首先,如今債券收益率呈現如此陡峭的狀態並非合理。在較長的周期裡,當美聯儲采取激烈行動時,債券曲線往往會反向運動。並隨著收益率上升而逐漸變平,反之亦然。

最終的結果是,曲線與市場對美聯儲的預期完全脫鉤:在過去 6 個月中,2 年期國債收益率解釋了 5s/30s 曲線中約 93% 的變化,此時曲線出現大約14 個基點的向下調整(圖表 2)。

其次,近期國際市場流動性相對較弱:美國國債市場深度一直處於和 2008 年末/2009 年初全球金融危機最嚴重時期和疫情爆發( 2020 年 3 月)相似的水平。
這暴露出了美國國債市場流動性的弱點。 10 年期國債市場深度仍接近 2020 年 3 月以來的最低水平。現在,市場流動性不足本身並不會導致激化這一走勢,但在面對其他因素時可以成為市場的推動因素。

第三,債券投資者的風險偏好較低:我們強調投資者已利用提高債券收益率來降低風險,圖表 4 顯示,中性投資者的比例在整個 2022 年一直在上升,與最高比例相匹配 自 2020 年 3 月上旬以來,我們在過去十年中看到的範圍的上限。這很重要,因為美國財政部下週將拍賣約 1050 億美元的 10 年期美國國債等價物。